喜欢本站请将 www.tmmic.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校园情色


我的大便老师

>酣睡之中,我和老师同时被一阵铃声吵醒,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也不知道多
久前就已天亮了。
  唉呀!神智才一清醒,大腿及腰间立即传来阵阵的痛。我和怀里的老师相
视一笑,因为奶油蛋糕的凝固,我和老师黏在一起了,不过我们也不想分开,就
在彼此的怀中感应对方的体温。

  我转过头,寻找着铃声的来源,一瞄之下,发现原来是我的手机响了,我便
一把抓起仍在作响的它,正想按下接听键时,铃声却停住了。萤幕告诉我有五通
未接来电,一通留言,唉,也不知道谁找我找得那么急,该不会是我那群死党找
我打牌吧!心里抱怨着扰人清梦的来电,手里却乖乖的依照萤幕的显示拨下听留
言的号码。

  “喂喂,还在睡啊?上班前本来想和你聊聊的呢!坏孩子,该起床憛@币?
个甜腻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我心中一荡,这,这不是苹姐姐吗!

  只听得她继续说道:“哪,?也说两句吧!”

  话声一滞,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令一个可人的语音:“嗯,早安!”甜美中带
着羞涩。哎唷,这不是小惠吗!心头一震,接下来的话也没听进几句,只知道都
是苹姐姐在说而已。

  没想到,她们竟真的打电话给我了,一夜情这种事,通常不都是事后一拍两
散吗?形同陌路吗?那,难道我昨晚和小惠说的话,她该不会也当真了吧!想到
此处,理性和性又再次在我脑中冲击起来。对这样的艳福总觉得受宠若惊,不
吃白不吃,那隐隐约约又觉得有些危险,不大可行。

  “谁的电话啊?是女的吧,女朋友?”老师见了我恍惚失神的模样,问话间
不禁带了些许的妒意。

  我连忙回过神来,抱紧臂中的老师,柔声说道:“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只有
我的好老师。”话毕,便和老师吻了起来。

  要不是我女朋友这几天跟家人去了外地,她不找我找得发疯才怪,我心里偷
偷的笑着。

  “嗯,老师?的脸好甜!”我拨弄着老师的头发,亲吻着老师的脸庞。

  “你还不是一样!”说话间,老师已经在我的胸前亲吻起来,用舌头舔弄着
我的胸肌和乳头。虽然我不太想,但蛰伏以久的肉棒还是不听使唤的倏然挺起,
膨起在老师的大腿间。

  “坏蛋,昨天都干那么多次了。”老师将大腿挪向一旁,以免压抑着它。

  我看着自己勃起的@铮策祝可厦娉瞬辛粼谝趺鄙系哪逃屯猓簿谷换褂行?
黄黄白白的东西附着在上面。啊,那一定是老师原本在肛门里的秽物吧!在昨晚
的激情中,黏上了我的肉棒。

  我指着肉棒说道:“看,老师,那些是?肛门里的东西耶!”我的手指更进
一步的指向目标。

  老师看了一眼,随即羞红了脸,低声说道:“讨厌!别说了啦,好脏喔!”

  我哈哈大笑,说道:“那?昨天还爽成那样子!老师,肛交的滋味到底怎么
样啊?”

  “开始好痛好痛,真的好痛的,就像肛门要裂开了一样。可是当你插进来的
时候,里面又有一点痒痒的感觉。”老师似乎想起作晚的体验,吞了口口水,继
续说道:“等到已经没有那么痛的时候,里面却觉得被塞满满的好充实,而且觉
得越来越痒,好想找人抓一抓……”老师的脸上泛起红潮。

  “你一开始干,虽然很痛,可是也有说不出的舒服,觉得又酥又痒,整个人
都快飞起来了。”老师说得兴起,竟自手舞足蹈起来。

  “不一会儿,我觉得被你搞得魂都快飞了,只觉得说不出的快感不断涌来。
我一个头昏,眼前一白,醒来就这样憛@崩鲜ο窬忱思躖笫滤频模菜档妹挤?
色舞。

  老师向她的屁股一指,说道:“可是现在还有点痛痛的耶!蛮不舒服的。”
老师媚眼直盯着我,想必是回忆起昨天夜里的刺激,春心大动了。

  “走,我们去洗乾净。”我拉起老师,半推半抱的将老师推进浴室里。我安
安稳稳的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老师将水放好后,便仔细的帮我清洗着。不过老师
的眼神及清洗的部位则大多数都停留在我的阳具上,似乎正在暗示些什么。

  “好了老师,换我来帮?把肛门给弄乾净吧!”我因为胯下的蠢蠢欲动而站
起身来。

  “我才不要,你好色喔!”

  “什么?我只是想帮?洗乾净耶,难道?自己可以做到吗?!”

  老师一时间也无法反驳,而我就趁着这个时候,将老师压倒在地,并将她的
臀部抬起。

  “哎呀,老师?的屁眼好可爱喔!旁边还有一点毛耶!”这可是事实啊,老
师肛门的附近真的生有几根淡淡柔软的细毛。

  “讨厌啦你!别看了啦,人家羞死了。”老师的声音又嗲又荡,真不知道是
排斥还是请求我再继续下去。

  “老师,把?的屁眼放松一点。”我用手指轻轻的在老师的后门上抚摸着。

  “嗯、嗯……”老师果然依言照做,这时她原本紧缩的肛门口,竟然露出了
一个小小的洞穴。

  “对,很好很好!别动,继续保持下去。”但是这种姿势又怎么可能持久?
而且老师又是这方面的新手,所以就看到老师的屁眼微微收缩起来。

  我从手边的水龙头接了条水管,将水开的很小,从老师微张的后Z 严感?
的水注慢慢灌入,持续的灌入。其实,我很早前就想玩玩“浣肠”这玩意儿了,
只是没人肯让我下手。而老师竟毫不知情,她以为我只是在帮她清洗罢了。

  老师开始呻吟起来,可能是流进的冷水刺激着她的肠道,让她有了些许的反
应,不一会儿,老师的脸色就变了。老师急忙的爬起身,手?着肚子,脸色有些
苍白的说道:“家伟,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想……”

  “想上大号是吗?”我截断了老师的话头,嘴角边不自觉的露出了满意的笑
容。

  “啊,原来……是你弄得我……啊,你好坏喔!”老师的脸上开始流出了冷
汗,咬着牙强忍着。

  “哪有!要帮?清理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先让?拉乾净啊!”我若无其
事的说道。

  “好……好,那你先出去嘛,好不好?”老师似乎难以忍耐,双腿紧夹着,
软言软语的相求。

  “出去了,我不就白费苦心了吗?不行,我要看着?拉。”我贼贼的笑着。

  “唉呀,那……那好吧。”老师开始往马桶移动,脚步很小,似乎一做大动
作就会忍不住。

  我一把抓住老师,说道:“不行,就在这儿解决。”说完,用手指了指我们
正下方的磁砖地面。

  “哎唷,家……伟……别为难我了,我好难受的啊!”

  老师说话间,我已经将她压下。我接着走到了老师身后,将她紧密的双腿拉
开,双腿分开的同时,我竟然看到老师的肛门“噗吱”的一声,流出了些黄黄的
液体。没想到这些液体,竟然让我更是兴奋无比,丝毫不理会老师的声声哀求,
强硬的让老师双腿大张的跪在地上。本来只是想看老师羞耻的模样,但一看见老
师因双腿大张而强自忍受的痛苦神情,我便忍不住心中那股想把老师狠狠凌辱的
望。也顾不得脏,看见老师原本是紧缩的肛门,竟被体内的秽物压迫得突起,
我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

  谁知道老师竟然已经忍不住了,只听得她痛苦的叫道:“啊……不行了……
要出来了……”接着她的肛门又芧m诵┤±玫酿骸?

  “不行,?得给我好好忍住。听到没有!”我轻轻拍了拍两下老师惨白的脸
庞,严厉的说道。

  只见老师紧紧咬着下唇,缓缓的点了点头,全身却颤抖个不停,眼泪则不停
的流出来。或许这对老师真的太过羞辱了,连排泄这种基本的自由也被剥夺,加
上腹中如绞的疼痛,也难怪她哭了出来。可是我对眼前的成果却没有感到满足,
看见老师一动也不动的静静忍耐如潮水涌至的便意,哼,我偏要她活动起来,看
她欲罢不能的惨痛模样。

  我站起身,将肉棒挺到她的脸前,说道:“舔吧!我射了后?就可以拉出来
了。”

  老师流满泪水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但她却轻轻的伸出舌头,动作丝毫不敢
加大。

  “妈的!给我整根含进去!用力的舔啊,?这个白痴!这样舔到明天我也射
不出来啊!快啊,?这个蠢猪!!”我破口大骂着。

  老师似乎害怕了,就和平常帮我口交那样,将肉棒含进了嘴中,前前后后的
吞吐起来,只是她的眉间不时露出痛苦的神情。

  “不行啊,老师,还要用舌头啊!手也帮我摸摸液丸吧!”我不停的挑剔老
师的服务,叫她不停的修正。

  “唔唔……嗯嗯……好……好大啊……好大……”谁知道老师在这当头,竟
然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大概她也感受到我比平常兴奋吧!

  “嗯……啊……很好啊……老师……嗯……这样很舒服啊!”在这种时候,
老师竟然还能给我如此快感,我可真是打从心里佩服啊。

  老师一会儿用手指抠弄我的龟头,一会儿又用嘴巴含住我的液丸,再用舌头
慢慢舔舐,更缓缓加快了口交的速度。

  “嗯,好棒啊老师,含的很紧啊!记住啊,我射了?就可以拉了啊!”我摸
着老师的头说道。

  老师这时突然将乳房凑上来,用那对肥大柔嫩的软体夹住了我的肉棒来回揉
动,舌头也在一旁伺候着我的龟头。

  “唔唔唔……老师,快要射了……”在老师肥乳的威力下,我很快的到达浪
潮的顶峰。

  “唔……啊!……”我在老师的乳房间射出了今天浓浓的第一发精液。

  就在同时,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一阵“霹沥霹沥”、“噗啦噗啦”、“咕
噜咕噜”的声响同时伴随着一阵臭味传出。老师双腿大张的跪着,脸上是一阵痛
快满足的神情,口中嗯嗯啊啊的呻吟着。直到那阵奇怪的声音消失,老师才回过
神,脸上尽是红晕,一副舒爽又害羞的模样。

  我走到老师身后,简直大吃了一惊,一声“天啊!”不禁脱口而出,没想到
外表纤秀娇小的老师,竟然拉得出这般又粗又大的粪便。直径至少四公分、长度
至少四十公分的深黄色物体,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浓厚臭味,盘旋在一起。这是我
出生以来,看过份量最多的大便了,好粗好大好多,根本无法跟老师之间作出任
何的联想。

  “老师,?多久没……没做这种事了?”一般人不可能制造出这种东西的,
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老师回过头来,也被她的产物吓了一跳,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道:“我……
我……嗯……好久了……”

  “嗯,老师可能肠胃不太好吧?不过放心,以后有我在。”我看着羞得抬不
起头的老师说道。

  “你……你……老是这样子……玩……玩人家……害得人家……都……都很
……不好意思。”老师低声说道。

  “?本来就该不好意思的,我可从来没看过那么惊人的大便啊!”我伸手指
了指那堆东西:“而且又很臭,真是不简单啊!来,?过来。”我?住鼻子,皱
起眉头向她招了招手。

  “不要……不要再说了。”老师羞不可抑的站起身,满脸通红的低着头向我
走来。

  “趴下,屁股翘起来!”在老师走到我身边后,我发出了如此的命令。老师
无法反抗,只得照指示动作。

  我从老师身后摸了摸她的小腹,说道:“没想到这个小小的肚子里,竟然藏
了那么多可怕的东西啊!”

  我突然发现在老师的大腿及私处上,竟然流满了透明的黏液,我伸手摸了一
把,吃惊的问道:“老师,这……”

  “刚刚……高潮……了……”老师似乎知道我的疑问所在,结结巴巴的低声
回道。

  天啊!一定是忍受时的极度痛苦,到了解放的时候,又粗又长的粪便贯穿了
老师的肛门泄出,让肛门内部十分敏感的老师高潮了吧!难怪老师刚才会有那种
舒畅喜悦的表情。

  想到这里,我越来越觉得老师的身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连这样子都有办法
体会到快感,老师的身体里究竟潜藏了多强大的望啊?

  我用水清洗了老师肛门口的秽物,说道:“会高潮吗?既然拉了,就一次拉
完吧!”说完,我再次将水柱灌进老师的屁眼里。

  没多久,老师便呻吟起来:“啊……又来了……”

  “那?就拉吧。”我淡淡的说道。

  老师迅速的起身,蹲着不到两秒,肛门再次“霹沥霹沥”的作响,一堆黄色
的黏稠物再次从老师窄小的肛门涌出。这次虽然没有上次的结实有型,但产量却
毫不逊色,一团团的块状物、一粒粒的颗粒,一堆堆的黏液,浓稠状的软体,和
上一次的完全不同,唯一完全相同的就是那股浓郁的恶臭。

  我实在是太吃惊了,忙将老师拉至一旁,抬起她的屁股,再次将水灌进她的
后门。

  “?太恐怖了,让我看看?还藏了多少东西吧!肮脏的大便老师。”我边灌
水边说道。

  “呜……我不是大便老师啊……呜呜……”老师急忙否认,强烈的羞耻心作
祟,慌张的哭了起来。

  “还说不是?!我没看过有人像?那么多的大便,也没闻过别人和?一样臭
的。妈的,又多臭,心死了!还敢说不是?”我装得十分生气吼道:“妈的,
?看,?的臭肛门又隆起来了啊!又想拉了?还不快拉,脏鬼!”我用力推开老
师。

  老师想强忍住,但连拉了两次,肌肉也难以收缩了,“噗吱”一声又泄了出
来。这次就好多了,只是淡淡的黄水夹带着几颗黄色颗粒。

  “别倒下,还有啊!”已经拉得虚脱的老师,拉完后便往一旁倒,我连忙拉
住她,再将水注进她的屁眼中,“咕咕”的一响,老师又拉了。终于,这次拉出
来的大部分只是透明的液体。

  由于老师每拉一滩,我就把她拉到另一个地方,加上我没有把水龙头关上,
任凭水不停流出。所以这间不算大的浴室中,洁白的磁砖地板上,因为水流的带
动,几乎流满了老师的排泄物,恶臭充斥着室内。

  我将老师向外一推,老师已经虚软无力,一个站不稳,被自己的粪便滑倒,
趴倒在自己的排泄物之中。老师拖着虚软的身子,挣扎的从秽物中站起,竟然头
发、胸部、腹部、大小腿、四肢,都沾上了她自己的大便,污秽不堪。白色的肌
肤上爬满了黄色的秽物,奇异的搭配令人觉得心难受,还有些污物正顺着老师
身体的窈窕曲线滑下呢!

  我大声斥道:“还说?不脏?!?看看,全身上下沾满了大便,还是?自己
的,?羞不羞啊?!脏得要死又臭得要命。妈的,心巴啦的,看了就讨厌!”

  老师一听见我斥骂的言语,泪水再也忍不住决堤崩溃,当下泪流满面,呜呜
咽咽的低声哭了起来。

  我没作任何安慰,淡淡的说一句:“把这里都弄乾净了再出来吧!肮脏污秽
的大便女老师。”说完便走出浴室。

  听着身后随即响起的刷洗声,看来老师已经开始我交付的任务了。我走近床
呓,一把将被我们弄脏的床单及棉被统统拉下床,再从一旁的柜子中搬出另一套
铺上,就这样倒在床上。

  看一下时钟,才八点多,那苹姐姐她们是七点多打来的憭ㄗ鼯V残菹 幌?
吧。

  想起老师的糗样,以及那一堆堆如山似的粪便,心里竟然兴奋起来,再想到
老师那已洗净的后洞。嘿嘿,等会儿可有得爽了。

        ※     ※     ※     ※

  这一躺就是一个多钟头,也不知道老师弄好了没有,只听得浴室中冲洗水流
声不断,百般无聊之际,我昏昏沉沉的打起盹来。

  “喀啦”一声,浴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我眼睛微微一张,隐约之间看见老师
一丝不挂的站在浴室门边,我便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只觉得一副柔软温
热的娇躯缓缓爬上我的身体,还有一股扑鼻的浓郁香气。

  “嗯,老师?好香啊!”我在半醒间含含糊糊说出这句话,并顺手将老师抱
到我身上。

  “喜欢吗?”老师不停的用她那温暖的身体在我身上磨蹭着。

  “嗯,好喜欢。快,我想吃吃?的奶奶。”我闭着眼睛,张着嘴向老师索求
着。

  还在迷儩J洌惨煌盼氯淼亩蔽饕丫扯谖易毂撸参液敛豢悸堑恼抛炀臀?
入口的正是老师的乳头,我贪婪的使劲吸吮,舌头也顽皮的在老师的尖端上溜来
溜去。

  “啊,老师的乳头也硬起来了,舔起来好色的感觉!”我含着老师的奶头,
口齿不清的说着。

  “老师的S匆惨欢 檬傲税桑惨蛭袄鲜κ歉龊蒙钡呐慈税桑 蔽业氖执永?
师的大腿摸索至老师的蜜洞。

  呵呵,老师的淫洞果然已经流出了潺潺的骚水,我用两根手指捏住老师的阴
核,缓缓搓揉。

  “嗯……嗯……啊……”老师的喉间也流芶X钡陌  参掖涌谥械娜榉?
可以感觉到老师的身体正轻轻摇晃着。

  “老师舒服了吗?让我舔舔?的淫萛寣@?

  我吐出了老师的奶子,双手将老师的身体向上撑,老师则顺势跪在我的头上
方。我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便是老师浓密的黑森林,位于其下的便是被淫
水沾染得晶莹剔透的私处。我伸出舌头轻轻舔玩老师的粒敏感的突起,从老师的
娇喘连连感受着老师的愉悦。

  听着老师渴望的呻吟,我一时兴起,头一缩从老师的两腿间抽出,从老师身
后抓住老师的两腿用力往后一拉。老师一时反应不及,上半身趴倒在床上,只有
臀部高高翘起,我便由这种姿势再次舔弄起老师的阴核。不一会儿,我将舌尖戳
进了老师的阴道,一进一出的抽动起来,敏感的老师立即大声的哼出声来。

  “很舒服吗?老师,希不希望我把?的淫水舔乾净?”说完后,我马上再将
舌头插进老师的S醋沤炼怠?

  我这么一弄,老师的淫液更是像潮水般大量溢出。只听得老师轻轻的“嗯”
了一声,我便将嘴贴上老师的阴道,“啾啾”作响的吸吮起来。但这样一来,老
师的身子更是骚浪起来,呻吟浪叫不绝于耳。

  “啊,老师的这里大概也很想要吧?”我用手指沾了些淫水轻轻敲击老师的
肛门。

  老师的身体微微一震,我抚摸着老师的肛门说道:“老师,想不想我帮?舔
舔肛门啊?”

  趴着的老师转过通红的脸庞,害羞的点了点头。

  “想要啊?那就说出来吧!?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用舌头舔着老师雪白
的肥臀说道。

  “啊……家伟,请……请帮我……帮我舔屁眼吧!”老师说完便害羞的迅速
别过头去。

  我伸出舌头,将舌尖顶在老师充满褶皱的屁眼上,轻轻舔舐起来。

  “嗯……啊啊……嗯……啊啊啊……嗯嗯……好……好舒服喔……嗯……”
老师咬着自己的手指,轻轻呻吟起来。

  我更进一步的用舌尖顶住老师的肛门,轻巧的钻了进去,短短的一截舌头不
停挑逗着老师的肛门内壁。

  “啊啊……好痒啊……嗯嗯……好爽……嗯……啊啊……再进去一点啊……
嗯……啊……”老师的上半身因快感而不住扭动摇摆。

  或许是先前的排泄使然,老师的肛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味,有的只是一股
甜甜的味道。我把舌头退出老师的密道说道:“可是,老师的骚淫簸薵蜎
要了吧!”

  接着我将老师的身体翻了过来,手握住肉棒,用正常体位一股作气插进老师
的阴道里。

  “嗯……啊!……”吟声中充满了老师的心满意足,就连老师的肉洞也突然
收紧了一下以示欢迎。

  一阵狂乱的抽插后,我捏住老师的奶子,将肉棒抽出她的体内,“老师还想
要吗?”我问道。

  “嗯……嗯……还要啊……快插进来吧……”

  “这样啊,要插进哪里呢?”我握住自己的肉棒轻轻搓揉着。

  老师一个翻身,将屁股高高翘起,骚媚的说道:“啊啊……插……插……请
插进老师的……肛门吧……拜托……请用力的插……进来吧……”

  我万万想不到老师竟会作出如此淫贱的要求,嗯,看来老师是食髓知味,忘
不了肛交的快乐了。我随口说道:“嗯,是老师的肛门想要啊?刚才拉出那么可
怕肮脏的东西,现在还想要我插进去啊?!”

  老师的双手向后捏住自己的两片肥臀,左右一分,将屁眼微微撑开,低声哀
求道:“拜托……快插进来吧!求求你……”

  我伸手抚摸着老师的S矗惨话岩话牙唐鹗梆纳 矗餐磕ㄔ谖业娜獍羯稀?
“真那么想要,我就赏给?吧!”我左手扶着老师的腰,右手扶着硬挺的肉棒,
顶在老师的后j冢不夯撼寥搿?

  啊,老师的肛门竟然还是和我第一次进入时一样的紧绷,有了经验后也没有
丝毫的松弛。老师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依然露出相当痛苦的表情,只是没有昨
晚那么强烈了。我艰辛的突破层层的阻挠,终于将肉棒深深的插进老师的肛门,
使我的小腹和老师的臀部紧紧贴在一起。

  我在老师的体内稍作停留后,老师轻轻的摇起她的肥臀,说道:“可以……
开始动了……干我……用力干吧……嗯……啊……”

  我慢慢的将肉棒退出一些些,再慢慢的插入,肛交的一开始,动作总是难以
放大。反覆了很多次后,我才一口气将肉棒拔出,再一口气的猛烈插入。

  在老师一声“嗯……啊!!……”做为鸣枪后,我便使劲的插干起老师的肛
门,感受那几乎将肉棒夹断的紧缩。

  “唔……啊啊啊!……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我……我还要更多
一点……啊啊……嗯……啊!……”老师使劲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右手挤压着自
己的奶子。

  “喔喔……老师,好像被?吸住了一样,真棒啊!”我空出一只手抓住了老
师空出的左乳。

  “好深……啊啊……插得好深啊……啊……呀呀……嗯……”老师摇晃起她
的头,散乱的头发给人的感觉,就像只发情的母狮子。

  “嗯……啊啊……好……好……好……好舒服啊!……我会疯的……再这样
插下去啊……嗯……啊啊啊!……”

  “嗯嗯……想鶧h部斓?俺隼窗桑参乙病场骋吧淞恕场场蔽以俅渭涌 瞬?
肛的速度。

  “好啊……太好了……还要……还要……家伟,我还要……啊啊……噢……
啊啊!……家伟啊!……”

  “喂,老师,要扭屁股啊!用力扭吧!”我双手抓住老师的臀部,左右摇晃
的催促老师。

  老师依照吩咐扭腰摆臀起来,使我得到更大的刺激,同时她的淫叫也愈加高
昂激烈:

  “啊啊……不行了……忍不住了,噢……痝鹜仇儹痝鹜仇齞J?
啊啊啊……呀呀呀!!……”

  我俩的动作越来越大,老师的屁眼竟然随着老师的高潮宣言,发出了淫秽的
“噗啾噗啾”声响,正是老师的肛门一下下的吞噬着我的肉棒。

  “可以了吗?老师,我快要射了……唔……”

  “啊!……我也| 场澈盟舶。。 场场?

  “唔……老师……我射了啊!!……”

  肉棒和老师的下体,包括了肛门和阴道,同时传来一阵阵的抽搐抖动,在老
师的阴精四处激射的同时,我也在老师的屁眼中喷洒出了滚烫强劲的精液。

  “啊啊……啊……”我和老师同时发出了有如赞叹般的呻吟,共同体会着一
波波的高潮快感。

  我抽出了已经充分射精的肉棒,躺倒在老师身旁,静静的喘息着。老师则半
卧倒在原地,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翘起的臀部还不时一阵阵的微微震动
抽搐,包括了大腿的下体被淫液浸得一片晶亮。我阖上眼,慢慢调适着呼吸,好
让体力能够尽快的恢复。

  谁知道,这时的老师竟缓缓的爬上我的小腹,缓缓搓揉着我的肉棒,耳边只
听得老师低低的喘气声:

  “啊啊……不行呀……太快了……事情没那么快结束的呀……可是没有关系
……它……还有精神……嗯嗯……嗯嗯……”老师低下头,一口将激战后的肉棒
吞进嘴中。

  让奋战后的肉棒恢复元气的并不是老师的口技,而是老师那无论是任何男人
看见了,都克制不了自己情的骚浪模样。

  “嗯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你勃起的肉棒……我就忍不住的……啊
啊……好想作爱……”

  老师在吞吐之际说完这句话后,媚眼一抛,似乎抛开了原本稍稍仅存的害羞
及矜持,两腿一跨便往我身上坐,温湿的肉o布渫倘肓俗伦车娜獍簟?

  “喂……喂喂,别那么急啊!”老师疯狂且大弧度的套弄,让我征战已久的
阳具产生了阵阵的疼痛感。

  “哼!嗯嗯……谁叫你……你平常那么爱……嗯……啊啊……作弄我啊……
啊……今天……我可不会那么容易……嗯……啊……放过你的……嗯嗯……”

  老师的双手压在我的胸口上,全身上下不断扭送摇晃,臀波乳浪的风光,着
实浪荡至极。

  “说什么?嗯哈……都要让你……嗯嗯……啊……喂饱我才行……来啊,摸
摸老师的奶子……嗯……”老师边说道边把我的手拉向她的前胸。

  我的手一把抓住左右两颗大乳,用力的捏挤,像是要发苂AΧ晕胰獍舻拇?
犷待遇。

  “啊啊啊……好啊……捏得老师好舒服啊……嗯……啊啊……舔……舔舔它
吧……”

  老师说完便往前微微伏下身,我把头微微一抬,张嘴便含住了老师的乳头。
虽然这时老师的身体有点倾斜,但她依然贪婪的摇摆着腰部。我的手指顺着她的
腰际往下滑,爬上了老师那柔软雪白的山丘,再慢慢的沿着两座山丘间的股沟滑
行。

  突然间老师兴奋的哼了一声,原来是我的手指碰触到了老师方才性交过的肛
门,见到老师敏感的反应,我便将手指顶在老师的肛门口上慢慢滑动。

  “老师,这样很舒服吧?”见到老师的表情突然变得更加的淫大盛,我一
口气将右手的食指插进老师的肛门里。

  “嗯嗯……很舒服啊……嗯……啊啊啊……老师好舒服啊!……”老师挺起
了胸膛,将我的右手压在她的臀部下,直上直下的套动起来。

  或许老师这么一压,是为了让我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的肛门,这让她的两个
Z 寄芟硎艿匠椴宓挠湓谩?

  “嗯……啊啊……老师好爱你啊!……”

  “嗯……嗯……我也是好爱老师……”

  “噢噢……哦哦!!……”

  “唔……唔……”

  一声声男欢女爱的呻吟声,一次次男女交媾的肌肤相碰,一波波情相激的
性爱高潮。

  或许是对彼此的感情使然,也可能是在老师频频求欢下激起我反弹的心理,
豁出了全力,喷出了一股股的阳精。尽管阳具已经疲累不堪,但一看到老师高潮
时的满足模样,我就忍不住硬着头皮撑起肉棒,再继续干她的肉体。

  直到我离开老师家的时候,我的腿已经发软的难以步行,全身几乎痛的无
法动弹,连话也不愿多说,一个眼神,我就向老师告别了。老师很想起来送我,
但她也只能倒在床上目送我离开,红肿的阴部及肛门,流满了身体的骚淫液体,
散乱的头发及布满抓痕的雪白肉体。

  这是我和老师最激烈、情大爆发的一次性爱交流,我也记不清楚老师到底
高潮了几次,只记得她一次次的摇摆着溢满淫水的私处,向我要求的模样。现下
想起来仍心有余悸,若不是时间的逼迫使然,或许我们狂烈的求爱程度会更加的
骇人听闻。

  我是硬拖着发软的身子,勉强的拦了台计程车回家。

        ※     ※     ※     ※

  但是第二天我还是去了学校,虽然有点累,但可能是老师三天下来的操练让
我的性机能有了适度的调整。

  可是一连三天,老师没再和我发生任何关系,但她每天都会打电话给我,或
利用一些时间找我说说话,让我得知她的忙碌。

  每个星期四早上有校务会议,但这个早晨老师却用了要辅导一个学生的藉口
离席,老师匆匆忙忙的将我拉进没人的辅导室,但那只算是一间堆满学生基本资
料的小仓库。老师和我什么话也没有说,那是因为正在辅导室周围移动的学生倒
也不在少数。老师慌忙的带上锁,将我们与身处的学校完全隔离后,手一把解下
了我腰间的皮带。

  我了解在那三天充满性爱欢乐的时光后,老师已经难以忍受孤单的日子,她
已经憋的慌了。当然,我也是,虽然肉棒很快的恢复了精力,但我可不敢四处浪
费,我知道,总要留给老师的这种不时之需。

  我的手伸进老师的裙子中,将老师的内裤脱下,手抓揉着老师那几天不见的
乳房。或许老师早已经忍受很久了吧,其阴道的湿润程度竟然不下于通常要花上
大半小时的前戏。在挤压着老师柔软又硕大的乳房之际,老师已经从拉链间将肉
棒掏出,并且和我一起观看它的迅速成长茁壮。

  将老师的裙子覆盖在我们的下体间,我等也不等的插进老师体内,一方面是
我们都极度需要对方,另一方面则是我们都知道,只有二十分钟。所以我插干的
异常快速,老师抱住了我的头,我和她正满心欢喜的发a畈靥迥诘?j望。

  可能三天的间隔对我们而言真的长久了些,我们热烈的接合着,并且不到五
分钟,我们不谋而合的同时芧m司梦牡谝环 ?

  “啊,老师,好舒服啊!”我搂着老师的腰,头贴在她耳边细声说道。

  “嗯,我也是啊,想你想得好苦啊!”老师轻柔的说道,双手抚摸着我的脸
庞。

  “嗯,老师,?的S春孟裼械悴灰谎 四兀 蔽一叵肫鸱讲诺母惺芩档馈?

  “呵,是吗?我也觉得你的肉棒不太一样了呢!”老师低低窃笑的回道。

  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说道:“亲爱的老师,那……还要不要再来一次
呢?”

  老师的手贴上我的胸,低声回道:“嗯,和我想的一样。不过,你好像老早
就准备好了吧?”

  原来适才在射精前拔出的肉棒,竟迅速的膨起顶在她的腿间。

  老师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亲热的低声说道:“家伟,你放心,我不会怀孕
了。”

  我吃了一惊,因为先前在老师膣内射精之后,我经常担心着这个问题,我马
上问道:“为什么?”

  老师有点害羞的微笑说道:“今天……人家那个来了啦……”说完便吃吃的
笑了起来。

  我这才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觉得?的那里怪怪的!”当下也不管肉棒
上仍有残留的精液,对准了老师的入口,再次插入。

  老师低着头,害羞的说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人家那个一来,反而好想
要……好想要耶……”

  “那有什么问题,那就让我使劲的射在里面吧!”我再次摇摆起我的腰部,
粗壮的阳具一刺一刺的进入老师混有污血的阴道。

  那的确是一种不同的包围,比平常湿润、比平常温暖,却没有平常的滑润,
可是又比平常更紧缩了许多。

  看着老师强自抵制快感,不敢作过度的发J捕 皇呛咦拧班培胚磉怼钡纳?
吟声,以及微微的扭动着身子。满心赞赏着老师可爱的同时,在老师咬紧牙关的
表情下,老师灼热的浪潮有如滚滚不绝的涌至,烫得我的肉棒连连打颤。

  “老师,我要射了,可以吧?”在得到了老师的点头许可后,我将浓稠而大
量的黏腻精液,一股股的喷洒在老师的阴道里。

  抱紧了老师,看着墙上的时钟,不多不少,刚刚好二十分钟。

        ※     ※     ※     ※

  和老师不正常且不道德的关系已经持续了一个月。

  而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中,老师有着极大的转变,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
极大转变。老师变得更漂亮,变得更迷人,脸色变得白里透红,全身的肌肤也变
得更光滑而有弹性。而且老师不再穿以前那种老式的洋装,穿着打扮变得越来越
年轻秀丽。

  就连我在和老师做爱时也明显的感觉到,老师的阴道,竟然一次比一次的紧
密,一次比一次的让我流连忘返。老师的乳房也充满了弹力,简而言之,就是老
师好像年轻了十几岁一样。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竟然变得只有二三十岁左右。

  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个变化。开始有学生写情书给老师,这包括了所有年级。
有同学有意无意的偷看老师的乳房、大小腿等诱人的地方。

  每节下课的办公室里,更有一些想夺得美人青睐的无耻之辈,亏他们还是老
师,竟然对一个已婚妇女大献殷勤,就像一群挥之不去的苍蝇。

  每天在我耳边流过的一些话语,大多是一些想要如何侵犯老师、强暴老师,
或是他们想像着和老师做爱打手枪。

  当然,有时候我也会加入讨论,那是为了不让同学对我起了什么疑心。

  老师已经变成全校所公认的校花。

  但是没有人知道老师为什么会有这么突然的变化,这个答案,只有我知道。
老师她是为了我打扮,为了我改变自己,为了让我更迷恋她。但老师心理生理上
的转变,也全是因为我。

  没有人能知道,也不可能有人猜得到,老师是因为有了我,有了我这么一个
男人的滋润。男人的滋润让她久旷的肉体有了极度的改变,为了我,因为我而改
变。我让老师改变,老师却令所有人改变,改变了对她的想法,对她的看法。但
老师始终只对我倾心,不论有多少的仰慕者,她对我始终如一。

        ※     ※     ※     ※

  又是一个明朗的上午,我再次被下体那股熟悉的律动感唤醒。只见老师甜美
的笑容浮现在我勃发贲张的肉棒旁边,说道:“你醒了啊?”

  我揉了揉仍然模糊的睡眼,含糊说道:“再不醒来啊,可有人寂寞死了!”

  老师啐了一口,笑盈盈的说道:“去!也不害臊,谁会因为没有你就死了的
啊!”

  我立起上半身,握住了老师停留在我肉棒上的手,嘻皮笑脸的说道:“难道
?不会?”

  老师害羞的低下头,柔柔的低声说道:“我当然会。”说话间脸颊浮现一抹
嫣红。

  我心中有些感动,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会,因为老师最爱我了嘛!”说话
间,紧紧握住了老师的一双玉手。

  我和老师虽然是因性而相恋,但彼此间的心灵交流也不逊于一般情侣,这
时间的浓情蜜意充塞满了我俩的心头。

  老师翘起了嘴,一脸的娇纵模样说道:“啊,知道就好啦,以后要可对我好
一点啊!”

  我笑嘻嘻的回道:“这当然啦,做丈夫的哪一次让?饿着啦?”此句话当然
是具有弦外之音。

  老师脸上一红,低着头笑着说道:“那我现在有点饿耶。”说完嘟起了嘴,
一副撒娇的模样。

  我将下身一挺,正经八百的说道:“那为夫的就任?宰割,让?吃到饱为止
憛@?

  老师嫣然一笑,抬头又将我的肉棒含进嘴中,又舔又舐,吞吞吐吐,一脸怡
然自得的样子。我的@锞彻桓鲈掠肜鲜Φ母灿 吃疲簿谷怀巳狈侄啵?
足足有了二十一公分,也粗了不少,让老师更加的爱不释手,每天总要爱抚一阵
才甘心。

  老师沿着棒身舔舐了一会儿后,便离开了我那傲人的突起,迳自爬上我的身
体,双手拨开自己的私处,便往我壮大粗长的肉棒坐落。

  “噗!!”的一声,我的阴茎已经位于老师那狭窄紧绷却又湿软滑嫩的蜜
之中。

  忽然间,一个念头猛地钻进了我的脑海之中。我不加思索,张口便问:“老
师,?到底爱的是我,还是我的肉棒啊?”两者她都缺一不可。

  只见老师停下了正要开始的套弄,偏着头,皱紧了眉头,似乎正仔细谨慎的
思量着。一会,老师似乎有了答案,笑逐颜开的说道:“傻瓜,当然是你啊!”

  我心中正感动无比之际,老师又笑呵呵的开口说道:“因为有你就一定有它
嘛,笨蛋!”

  这,这真是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啊!我想,我大概一辈子也离不开老师了吧!
一辈子。

(全篇完)